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细数P2P前辈们走过的“弯路”,2019的网贷行业会变好吗?

  • 利来国际真人老牌
  • 2019-03-28
  • 260人已阅读
简介作者|南宫晓典(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首发作品,未经网贷之家允许,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)时光荏苒,2019年的脚步距离我们越来越近。201

    作者 | 南宫晓典(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首发作品,未经网贷之家允许,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)时光荏苒,2019年的脚步距离我们越来越近。2017年,对于网贷来说,是10周年的洗礼,是合规的期许;而2018年,给网贷所带来的,既有彷徨,亦有反思。P2P网贷是年轻的:如果把P2P给拟人化,11岁,不过一个仍处于小学阶段的青涩年龄;我们亦是年轻的:虽然有一些从业者的自然年龄早已超过网贷行业本身,但这并不能等同于他们的认知水平与网贷行业的成长保持一致。人设崩塌、金盆洗手甚至失去自由,行业的参与者数量下降持续进行时。年轻的P2P,在质疑声中懵懵懂懂地成长着。而在其他金融细分领域的哥哥姐姐们,早已跨越过这道坎。过去,我们总习惯站在P2P的角度谈论P2P,今天这篇年度总结,晓典期望跳出这个圈子,站在更高的角度,观察P2P的发展轨迹。细数前辈们走过的那些路今年夏天的那会儿,伴随着行业风险的爆发,市场上曾出现过不少质疑声:P2P会死吗?P2P还能撑多久?但时至今日,这样的声音却渐渐消失了,洗牌过后坚守着的行业人士依旧为了合规检查四处忙碌奔波、甚至加班加点。不少人意识到:现在的P2P,无意间踏上某些前辈们走过的老路——从呱呱坠地到野蛮生长,到风险爆发,到戴上“紧箍咒”,到急剧缩量——草莽混战的时代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正规军的收编与入场。先以信托行业为例。1979年,国内首家信托机构——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。比起1字打头的小盆友,信托老大哥即将迈入四十不惑的中年阶段。而回忆起老大哥年轻的时候,依旧是往事不堪回首:那时候,信托跟银行业务交叉混杂,不少信托业务直接从事银行信贷业务,并且存在期限错配情形,叠加80年代中后期的经济飞速发展,从事信托业务的机构数量和资产规模都急剧膨胀。行业的乱象引发了金融风险。从1982年开始的近二十年间,信托行业先后历经了五次大规模整顿。五次整顿中,逐步确立了银行与信托业分业经营的思想方针,信托的定位、性质和作用,不断在整顿过程中得以强化。整顿带来的行业洗牌,使得信托机构的数量从顶峰时期的一千多家,减少到2000年的约239家。截至2017年末,全国正式获得监管批准、具有运营牌照的信托公司共有68家。再来讲讲期货。相比老大哥,期货小姐姐还处于2字打头的年龄阶段。1988年3月,七届人大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正式提出探索期货交易。1990年10月,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开业;1993年5月28日推出期货交易。诞生之初的期货行业尚处于无序管理中,全国各地各部门相继开办期货交易所。1993年年底,全国各类期货交易所达50多家,期货经纪机构近千家。期货市场盲目发展导致的风险事件引起了监管关注。1993年11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坚决制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通知》,开启了首次对期货行业的清理整顿。清理前存在的50多家交易所,仅15家作为试点存活下来,且需改造成会员制。期货经纪机构也经历了同样的整顿。1995年底,330家期货经纪公司获经纪业务许可证,数量较之前大幅减少;1999年,期货经纪公司的准入门槛提高,最低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。此后,公司管理办法、从业人员管理办法等相继颁布。由此看来,P2P的哥哥姐姐们在年轻的时候,都走过那一段不平坦的道路。P2P网贷并非简单的借贷线上化讲完哥哥姐姐,回到P2P小盆友这边。P2P网贷,在监管文件中被叫做网络借贷,亦或媒体所称的互联网借贷。在国外,P2P网贷的英文叫做OnlineLending,在熟悉Lending前面加上了一个Online,以揭示活动主要发生的媒介载体。互联网与金融领域的结合并不鲜见,多数可以参照原有的一些立法及规章。以证券行业为例,今年8月31日,证监会发布《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3961号(政治法律类416号)提案答复的函》,提及:互联网形式的证券业务本身仍具有证券属性,其业务性质、经营条件、信息披露和监督管理可以沿用现行法律法规框架,运用互联网技术的证券经营机构和服务机构,仍需在原有框架下开展相关业务和服务。再比如互联网银行,无论是“纯粹”只做线上的新兴民营互联网银行,还是传统银行的电子化,其参照依旧来源于传统立法资料,例如《商业银行法》等,部分颁布的就某项性质进行规定的法律规章,实质上并没有将“互联网银行”这个主体单独拎出。相较前面例子,P2P是具备自身独特的属性的。尽管我们看到部分规定,比如36%的利率上限来源于传统民间借贷的有关规定,但目前大多数监管文件,仍是将网络借贷作为主体,并没有将传统民间借贷的相关条款作为参照来源。即便是36%的利率,未来都可能进一步细化这个规定,到底是APR的36%,还是IRR的36%,36%的这个标准是否合适,国外允许的“砍头”,国内怎么界定等等。虽然能看到哥哥姐姐们走过的印记,但P2P自身的道路,并不会与他们100%雷同。也因此,未来P2P的监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清理整顿也并非是一下子就结束的。正如大领导们表示的意思:P2P的风险整治,是一场攻坚战。2019的P2P:明天会更好吗?2018这段略有崎岖坎坷并夹杂着阵痛的成长路径,除却P2P自身因年轻导致的经验不足,也与大环境息息相关。作为长辈的证券、基金们陷入了低谷,作为晚辈的虚拟币、众筹等小娃娃们更是在迷茫中上下求索。不过,只要他是被认可有价值的,是被允许存在的,那么未来的发展就可以有期待。还是个孩子的P2P,现在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。但总有一天,我们会看着他慢慢长大,经历哥哥姐姐们曾经跨越过的苦难,最终长成我们期待的样子。我们会看着机构数量不断下降:一个精明强干的人身上,并不需要太多赘肉。我们会看着门槛不断提高:无论是平台的准入门槛,还是高管、基层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还可以看到P2P的立法。晓典并不清楚这是否会是一个有生之年系列,毕竟快奔三的期货小姐姐,立法的进程还在稳步推进中。最后用一曲《临江仙》,纪念这记忆纷繁的2018: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作者:南宫晓典版权声明:文章系作者原创作品,已授权网贷之家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,并注明原作者。来源 | 网贷之家专栏声明 |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,不构成投资建议,转载请注明来源网贷之家。

文章评论

Top